追逐 2013 II

团建回来时,杭州下着很大的雨,我带着一箱杨梅,喊老婆载我,去老鸭他们家直接分掉。杨梅很好吃, 雨很大,老鸭他们小区很高大上,门卫很碉。

日出

7月2日,醒得很早,突发奇想上天台拍日出,得多用用脚架不是。现在回头看看,7、8月份酷热的杭州, 提前实现了江浙沪集中供暖,让人哭笑不得,然而彼时的清新空气让人分外怀念。

日落

同事石元和小路想要拍一些延时摄影,我不谙此道,兴趣倒是颇足,于是拿着相机背着脚架和他们一道 出去物色拍摄地点。没有快门线,不会算拍摄间隔时间,自行摸索就是各种走弯路交学费啊。

当天的照片处理成了视频,请看 古荡夕阳

后来同事凌征告诉我,Lynda.com 上有延时摄影的指导视频,学习之,获益匪浅。于是8月份拍了许多, 小路处理成了视屏,放在公司的两个项目 DMP钻石展位 里做背景,很有成就感。

<iframe height=425 width=680 src=”http://player.youku.com/embed/XNTk3OTA4MTA0” frameborder=0 allowfullscreen></iframe>

我自己也处理了一些视频,后来因为电脑硬盘挂掉,都找不到了,上面这个则是拍摄过程中的产物, 没有后来一些我很喜欢的镜头。

清晨

8月30日,拍日出上瘾,天蒙蒙亮就跑天台上等。拂晓时,路灯还亮着,东面透着微光,让人期待会 发生些什么。于是拍了这张照片,很有 HDR 的风格,却没有 HDR 的油腻味道,城市是最好的布光师。

星空

转眼到了国庆节,果断回家,10月3日晚上,繁星满天,在杭州待了这么些年,已经很久没能看到这么多 的星星了。小的时候在院子里,摇着蒲扇,试图找北斗七星,却不得其法,哈哈。

庙堂

在我老家,有三派宗教,佛教、道教走得挺近,基本不分家,彭埠附近的东岳观,供着东岳泰山、陈十四 娘娘,有段时间还供过弥勒佛。这个在建的庙堂,小的时候外婆还带我去吃过斋饭,我却记不得里头是 佛教还是道教的偶像了,真是惭愧。10月4日,于黄山后。

卡丁车

鹿木乡与潮基乡的分界,有两条溪,后来修筑提防,成了一条,叫三十四溪还是三十二溪。潮基乡那边, 手眼比较通的人,便弄了个农家乐,城里的小伙伴们就可以到此处划划船、吃吃烧烤,甚至开开卡丁车。

只是这卡丁车的赛道太过不平,也太短,比室内的还有不如,希望明年会扩大一些吧。

台风过后

10月6日接到老婆,来我家住一晚,打算次日出发返杭,结果台风来袭,要留我在家多住一晚。次日起来, 鹿木乡就成了这个样子。从我记事起,每年暑假都会有大大小小几次台风,台风来时,到鹿木乡这边已经 弱了,因为离海岸线已经有些远,还有山地阻隔,但伴随台风的强降雨仍然十分厉害,于是房子老旧的, 半夜都得起来接水,往屋外排水,地势低的,就只能自行寻些沙包修筑提防了,拦不住的,就知道拿条凳, 把一楼的重要物事支起来,免遭浸水之虞。

大都会博物馆

国庆结束,回到杭州后,发现杭州也沦陷了,学院路上有许多进水的车,只有公交车敢走。可惜忘了 拍照片,没奈何。上一天班,次日飞北京,转机前往美帝国主义,纽约。

10月14日,去大都会博物馆,叹服于 Met 的博大,收藏之广,平面画作部分没怎么看,大部分时间花在 雕塑、中世纪、以及武器与装甲上了。假如此生有幸,能在纽约住个一年半年,天天去中央公园跑跑步, 大都会博物馆里素描、临摹,也就不枉了。

机翅膀

10月19日,返程,747 巨大的翅膀,和初升的月亮。

更多纽约照片,请看 扭腰·扭腰

西溪湿地

因为上半年办了公园卡,所以我们一个劲往门票高的地方去,西溪湿地票价八十,停车方便,成了我们的 首选,于是我们又跑去两次。10月26日,已近深秋,略显萧索。

月湖

老婆追星,要去宁波看喜欢的明星的演唱会,于是顺道逛逛宁波,11月2日,月湖公园。

马蜂窝

11月16日,又去西溪湿地,无视“员工通道”的牌子走入一片林子,结果看到一个硕大的马蜂窝,配合 当时陕西马蜂蛰死人的新闻,慌不择路,行几十米,又看到个,吓尿了。

西溪印象城

西溪印象城开业半年余,绝大部分店都已开门营业,这片夹在老余杭和杭州城西之间的尴尬地带,终于 有了点繁华样子,再也不用往留下那个二不拉几的地方钻了,许多家住闲林的人说。

霾

12月8日,入冬以来最严重的雾霾天。每年的杭州冬天空气都不咋地,今年尤甚,也好,终于让大家开始 讨论,认识到青山不改、绿水长流的重要性。用来对比的图,摄于8月份,夏天的一个清晨。

对比这两张照片,什么是雾,什么是霾,大家应该了然了吧。

翔子婚礼

名字里有翔的人上辈子都是折翼的天使,尤其是叫做浩翔的人,你想,浩浩荡荡的……咳,翔子是在大学时 就认识的老友。我性格乖僻,鲜有知交,和翔子倒算熟识。在临平大酒店,还见到了披臀四的其他三人, 还有同席一票因为翔子聚在一起的人们,挺好。

以上,是我追逐过的 2013 年。